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:首頁 > 教學教研 > 教師博客
君子——中國人的人格理想(下)
編輯日期:2016-4-16  來源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5530379496  作者:範慶元    閱讀次數:次   [ 关 闭 ]
君子——中國人的人格理想(下)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读余秋雨先生《君子之道》
        余秋雨先生認爲,在人際關系中,小人要比君子勞累得多。究其原因,一是小人要結黨營私,必須制造敵人,窺探對手,搜羅信息;二是小人要成人之惡,必須時刻花費心思尋找惡的潛因和可能;三是小人要做以上兩點,必須藏藏掖掖、塗塗抹抹,費盡心機,不敢光明正大;四是小人即使在自己的小團體內也彼此暗比、提防,同時又要裝出沒比、沒防的樣子。而君子雖然也不輕松,因爲君子要行仁義、利天下,但這種勞累敞亮通達、坦然暢然。故孔子曰:“君子坦蕩蕩,小人長戚戚。”小人總想掩蓋“戚戚”心理,因而也就會誇張地表演出驕傲、驕橫,所以孔子說:“君子泰而不驕,小人驕而不泰”。
       在社会生活中,君子要以德风去影响周围的人群,坚持正确的观点和思想,又不能与人争吵、争执,那么君子该如何行事处世呢?儒家思想认为:中庸。“中”是指避开两头的极端而权衡出一个中间值,“庸”是指一种寻常使用的稳定状态。自古以来,许多事实说明,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去对待他人或他物,必然会招致极端的更为超常的报复,如战争征服、自然开发等等,所以儒家提出“执其两端,用其中于民”,这个“中”就是处于中间部位的一个合适支点,这句话是说,把两端掌控住了,只取用两端之间的“中”,才可能有利于万民。中庸绝对不是平庸,而是一种处世策略和智慧,至于怎样去寻找到这个“中”就需要君子们有准确的观察力和判断力。因此余秋雨先生认为,那些在两个悬崖之间低头为普通民众寻找一条可行之路的,一定是君子。相反,那些在悬崖顶端手舞足蹈、大喊大叫、装扮勇猛的,一定是小人。
      君子的种种思想品德,需要形之于约定俗成的行为规范,这便是礼。過去那個時代君子之德風需要傳播,但又缺乏有效地傳播媒介和渠道,于是就只能依靠君子本身的行爲方式去影響他人,教化他人。君子之禮在日常生活中最常見、最重要的表現就是“敬”和“讓”。一個君子如果對偶然相遇的陌生人也表示尊敬,那麽他也會得到他周圍人的尊重,所以《孟子》有言:“敬人者,人恒敬之。”而“讓”則是發自君子內心的辭讓、不爭搶,在擁擠的環境中後退一步,給他人讓出一點空間,從而達到人和、世和、心和,所以君子的人格魅力在于遇事不步步緊逼、寸步不讓,而是彬彬有禮,謙和有度。 
       礼仪非常重要,但如果只知像器具一样做出刻板的体态和手势,只会重复完全一样的话语和笑容,这个人也就成为了一种呆板的器具,儒家也同样要将他开除出君子队伍的。余先生生动而形象地给我们描绘出这样一些人的模样:有些教师年年月月用同样的口气和语句复述同一本教科书,官员在会议上重复上司的文书、某种正襟危坐的姿态,即使回到家中也放不下官腔和官态,如此等等,这些人就是在把活生生的血肉之躯,僵化成一种特定体系中的构件和工具。孔子曰:“君子不器。”意即君子不能成为器具,不要被一些头衔、官帽或职业粘住了,要找回自己;同时不要成为器物的奴隶,如某些收藏者拼命地搜罗奢侈器物,用生命去伺候那么多冷若冰霜的“主人”,实在不是君子之为。要坚持做一个平常人,一个有体温、有弹性、不极端、不作态的平常人,中庸而不器。
      在日常生活中,君子会经常对自己的行为进行“道义底线”上的反省和检视,余秋雨认为君子是有羞耻感的,而小人则没有。《孟子》中有一句不好懂的话:“人不可以无耻,无耻之耻,无耻矣。”前半句好懂,后半句则说,为无耻感到羞耻,那就不再耻了。孟子将羞耻当作道义的起点,“羞耻之心,义之端也”。余先生认为,君子的耻感文化至少有三点内涵:一是以羞耻感陪伴人生,把它当作大事;二是以羞耻感防范暗事,例如玩弄机谋;三是以羞耻感为动力,由此赶上别人。君子在行事处世时,也有可能出现错失,但君子因为知耻,所以会放弃掩盖、麻木,儒家认为君子的错失因为知耻,虽还未改,已靠近勇敢,“知耻近乎勇”。同时君子还应该知道什么该羞耻,什么不该羞耻。而在现实生活中,人们常常分不清这一点,他们往往为贫困、地位低微、知识缺少、强加的污名等等而羞耻,其实这一切都不值得羞耻,不必整日遮掩、流泪,不知所措。荀子曾说君子之耻,耻在自己不修,不耻别人诬陷;恥在自己失信,不恥別人不信;恥在自己無能,不恥別人不用;因此,不爲榮譽所誘,不爲誹謗所嚇,遵循大道而行,莊嚴端正自己,不因外物傾倒,這才稱得上真正的君子。(君子恥不修,不恥見汙;恥不信,不恥不見信;恥不能,不恥不見用。是以不誘于譽,不恐于誹,率道而行,端然正己,不爲物傾側,夫是之謂誠君子。)所以,在恥感的課題上,“不恥”也成爲君子的一個行爲原則。
        君子之格是中国文化的理想,在先秦儒家那里,关于君子之道,有明确的目标定位,有醒目的底线设定,有具体的践行路径,有细致的防范规则,可谓至诚至密,让人豁然醒然。
        感谢余秋雨先生深入浅出的分析阐释、梳理规整!